×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李总理:我国储备金协助我国应对三大危机,为政府提供稳定收入

马上就好 2021/11/17

我国的储备金协助我国应对三大危机——亚洲金融危机、全球金融危机和冠病危机。在危机以外,储备金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为政府提供稳定收入。

来自储备金的最多50%投资回报可纳入财政收入,这相当于政府每年财政收入的20%,比消费税或公司所得税高得多,这为政府提供了额外的财政空间来投资教育、医疗保健和基础设施等重点领域。

我国总理李显龙周二(11月16日)在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的40周年庆晚宴上演讲时指出这点。

李总理说,GIC如今在全球10个城市设有办事处,在40个国家投资,涉及多种资产,是全球最受好评的主权财富基金之一。

自成立以来,GIC取得了平均超过5%的实际年度回报率,显著增长了我国储备金的国际购买力,也保持在财政部所设定的风险范围内。

李总理指出,GIC的成功有四个要素,包括秉持任人唯贤的原则、对不断变化的金融环境迅速应对、深思熟虑以及谨慎地进行系统化投资、以及立足于核心价值。

同样重要的是,政府从第一天起就让GIC免受政治干扰,同时政府谨慎的财政态度让GIC对投资可采取长期视野,这使得GIC能建立长期合作关系,承担预算好的风险。

不过李总理指出,GIC必须要继续为未来挑战做好准备,包括全球长期超低水平的利率和创纪录的财政赤字,但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不一定是经济因素。

他说,GIC投资全球各地的资产和市场,这些投资的价值和全球金融市场运作息息相关,这进而需要国际系统共同运作,而不是分裂开来。

“地缘政治扮演很大的角色,中美关系紧张已经影响全球供应链。许多国家重新思考自由贸易和投资的弊端,将新的重点放在供应链安全和韧性上。这是合理的,但如果过头,很容易导致全球贸易和科技的分歧。此外,即便没有出现全面冲突,国家之间的紧张局势和对立可能会拖累市场和投资。”

“美国总统拜登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天举行的视频峰会,是中美关系趋于稳定令人鼓舞的一步。”

接下来随着社会和医疗保健开支继续增加,政府面对更大压力从储备金拨款来代替提高税率,为更高的开支提供资金。

李总理说,每一代的新加坡人都会问自己,是否应该保持和前一辈同样的态度?即我们是新加坡的传承人(stewards),有责任确保国家的生存和成功,为后代们的幸福着想,把储备金当做是救急金,谨慎和可持续地动用储备金应对眼下的需求,但继续增长储备金,来传承给子子孙孙。

李总理说:“我希望他们能够得出新加坡人迄今为止相同的结论,保留GIC以及新加坡超过半个世纪来成功的公式,使我国的繁荣和坚韧能够维持世世代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