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郭鹤年:试图用金钱改变国家的努力,行吗?

马上就好 2021/11/02

他曾经富可敌国,却被政府夺去了大量财产;他曾为国家经济发展立下大功,却遭到国家政客的猜忌与逼迫,不得不离开自己成长的国度,去异国寻求发展。

2018年,益海嘉里金龙鱼营业收入1670亿元,同比增长10.8%。这个销售规模,金龙鱼是贵州茅台750亿营收的2倍多,上市后将成为A股市场规模最大的快消企业。

金龙鱼背后的是一个庞大的郭氏家族,资产庞杂,旗下产业众多,最耀眼的丰益国际在新加坡上市公司市值中首屈一指,此外香格里拉酒店和嘉里建设,也均在香港上市。这三家上市公司的市值,高达近2000亿人民币。

如今,郭氏家族的当家人郭鹤年已有98岁高龄。

1923年10月,郭鹤年生于马来西亚,祖籍福建福州。郭鹤年的父亲郭钦鉴,14岁时便到马来西亚谋生,创办了以经营大米、大豆和白糖为业务的东升公司,家境日益富裕。但是他最不喜欢的郭鹤年却接过了家族的班,通过在英国的考察,回到马来西亚投巨资进入糖业,占据了亚洲糖业的最大份额,被称为亚洲“糖王”。

1971年,郭鹤年投入1亿马币,在新加坡创建首间豪华酒店,取名为“香格里拉”,也就是世外桃源的意思。这家定位于高级酒店的香格里拉,又是一战成名。

在泰国、香港、斐济,以及中国大陆都等多地建起香格里拉酒店。也正因此,郭鹤年“酒店大王”的称号也随之诞生。

2018年5月23日,马来西亚首富郭鹤年的手,再次和当选新任总理的马哈迪握在了一起。郭鹤年对马哈迪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救了国家”。马哈迪回应:“我们现在需要你的帮助”。

这两个老人,一个95岁,一个93岁,都是大半生叱咤风云的人物,在此时“英雄惜英雄”,令马来西亚人无限感慨。

对于郭鹤年,马来西亚这个一个小国家,出了这样的资本大鳄,本来是一件好事,事实证明,很多时候马来西亚政府搞不定的事情,郭鹤年都能搞定。

马来西亚极力想要打通海上航运业,为国际贸易铺路,但苦于没有基础和人才,政府想到了郭鹤年,请他帮忙,协助创建了国家海上航运业,也就是今天马航的前身。当这个国家的经济遇到困难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

可是这样举足轻重的人物,却也因为无赖政府的贪得无厌,硬生生将他从马来西亚逼走。

那一届无赖政府的头目,就是现在已经锒铛入狱,在马来西亚一手遮天的前总理纳吉。正当郭鹤年的糖业集团如日中天的时候,纳吉眼红了,规定糖业关系到国家民生,不能由一家民营企业把持,必须国有化。就这样一点一点拆分他的糖业集团,并入国有化。

“商人无祖国,市场就是我的祖国”。马来西亚容不下郭鹤年,他在其他宽松的地方照样发展得风生水起。而那些无赖政府,终有一天会尝到权力的反制。

郭鹤年在亚洲其他地方进一步巩固了自己的商业帝国,而逼走他的马来西亚,境况却越来越不妙。

纳吉布家族的欲望不断膨胀,把马来西亚视为自己的私产,大肆贪污腐败。

尤其是纳吉布总理的夫人,为人极其虚荣,很多人都是通过给她赠送价值千万的天价珠宝来和纳吉布总理搞好关系。

2018年9月19日,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证实,

该国前总理纳吉布当日被捕

专注于捞钱的纳吉布,在治理国家经济上更是一塌糊涂,昏招连出,逼走了不少优秀的企业家,很多精英人士觉得在马来西亚看不到希望,纷纷移民国外。

其实,就是那位再次当选的总理马哈迪,也曾对郭鹤年下黑手,他在位期间通过不断的加税和制裁,剥夺商人的财富。

郭鹤年当时就说:“我们拥有的资产都是自己辛辛苦苦勤奋苦干赚来的,一点也没有侥幸。我们能够致富,是因为自己本身的牺牲付出才得到,财富不会从天而降……朋党集团、政治流氓还在不断制造麻烦破坏国家,是因为他们每个人都还饱着肚子;等到人才和商家统统走了,国家没钱了,他们必须饿肚子了,他们才会尝到自己种下的恶果。”

而马拉西亚的另一些掌权者告诉郭鹤年:即使你为这个国家做了再多,也没有用。

巫统(“马来民族统一机构”的简称,系执政联盟主要执政党)最高理事达祖丁警告郭鹤年不要忘本,并提醒郭鹤年应该知道自己今天享有的财富,应归功国民阵线政府政策及治理而非反对党。

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当年也表示,郭鹤年确实有干劲,勤劳刻苦和自律,但这并不足够。每个人都需要钥匙,而政府的政策就是钥匙,它让郭鹤年垄断白米和白糖市场几十年。

马来西亚砂拉越州土地买卖和对森林资源严重破坏的问题非常严重,作为马来西亚最大州的砂拉越,本来是一个森林资源丰富的地方,可经过当地人的努力,这里未遭破坏的雨林只剩下不到5%,其余都被开放商推倒,或变成了私人种植园。

据传闻,这些资源的破坏,都是砂拉越州的元首——泰益·马哈茂德家族在一手操控。

27年来,针对泰益·马哈茂德家族贪腐严重的传闻早已不是秘密,瑞士维权组织布鲁诺曼瑟基金在2012年9月19日发布一份报告,指泰益·马哈茂德家族拥有高达210亿美元的资产,单是泰益一人的财富估计有150亿美元。真正的大马首富,不是华人糖王郭鹤年,而是泰益·马哈茂德。

但为了证实这些传闻,某机构决定假扮外国投资商,卧底到这个家族去拍摄真相。这就是“砂拉越:暗影深处”影片的由来。

影片里有一句话让人印象深刻,出自泰益·马哈茂德的表妹阿杜拉曼,在谈及家族腐败传闻的时候,她说:“这世界谁当了官不是这样”?

腐败在马来西亚并非一时一地的问题。2012年,在“透明国际”的贿赂调查中,超过半数的受访公司表示曾因竞争对手贿赂官员而丢掉生意,高居全球首位。

这让我想到了《茶馆》中的秦二爷,一个为国为民付出全部的富家少爷,还有那位掺和了义和拳想报国的常四爷。甚至还有那个湖畔的老马,奇怪啊,都跟马扯上关系了……

第二个问题,其实更奇怪,马来西亚是有信仰的国家,却依然有如此之多的贪污犯,它旁边还竖着一个清廉的新加坡!包括其他中东国家,那个信仰产生了哈马斯、萨达姆、哈梅内伊等一大票贪污犯。所以信什么还是很重要的,不是有信仰就成了。

不正的信仰,甚至会滋生邪恶,口上称信,身体却非常诚实……口头上自称信的人多,但其中的绝大多数是实践物化者,没有敬畏,没有救赎……

是否能够真实反映舆论表现,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这是在这个大环境下,我们所讨论的意义所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