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刚入伍的阿兵哥训练之余作画,新加坡网友终于知道了德光岛的生活

小新知道 2021/09/24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2020年,网剧《隐秘的角落》火爆一时,实在,在新加坡也有一个隐秘的角落。在新加坡东北部,有一座德光岛,你去过吗?

假如你是外国游客,那你肯定没去过,固然德光岛是新加坡全国第二大岛屿,但是旅游业发达的新加坡却不答应游客登岛。别说是外国游客了,哪怕是新加坡本国人,也不能随便去德光岛。

新兵王跃胜(译音,Asher Ong Yue Sheng)用钢笔记录德光岛的军旅生活。(Basic Military Training Centre面簿)

新加坡军事保留区德光岛(Pulau Tekong)明令禁止拍照摄影,严守国防机密。

一名刚入伍的阿兵哥为了让家人也能够参与他在岛上的军训过程,突发奇想,在艰苦训练之余提起钢笔,将新兵生涯画进小画本里,记录这个一生一次“男孩蜕变成男人”的全过程。

无论在德光岛上去到哪里,这名阿兵哥都会带着多达250页的小画本,一有机会就用笔墨取代相机快门。

从同袍在床铺上休憩的日常、提起步枪射靶的训练,再到各种武器的功能应用,基本军事训练(BMT)新兵王跃胜(21岁,译音,Asher Ong Yue Sheng)都逐一画下来。

殊不知,这样“特立独行”的举动在某一天引起长官注目。

Encik(马来语:长官)不但没责罚他,反而将其优秀画作分享到面簿,意外令他爆红。有网民喊话,请他出版整部画作,好让大家一窥鲜为人知的德光岛生活。

这名今年7月刚入伍的王跃胜日前接受《亚洲新闻台》访问时,分享了自己提笔画画的初衷与心路历程。

“我是一名摄影师,平日最喜欢花时间拍照。不过,军中根本不可能那么做。我只好画出来。”

提笔画画一开始的目的,只是为了让家人有机会了解自己的军训生活。

王跃胜表示,他在七个兄弟姐妹中排行老大,弟弟们虽然有机会在未来入伍,但四个妹妹根本不会有这些经历。通过这些画作,可以让妹妹们身临其境了解新加坡的另一面。

“很多人都接受过基本军事训练,但没有多少人有办法记录它。既然我有天分,我十分愿意为周围的人这样做(画画)。这也是新加坡文化的一部分。”

王跃胜(译音)与他的小画本。(国防部)

一本书两支笔记录军中趣事

王跃胜12岁就开始接触摄影,入伍前在南洋理工学院就读设计科系,主攻室内和空间设计。多年摄影的宝贵经验,让他对构图有独特的见解。

“我想作画最初的原因,是出于对无法正常创作的心烦焦虑。然后就画出了最初的那几幅画。我平时爱观察周围的一切事物,比如同袍之类的。”

他的第一幅作品画的就是同袍懒洋洋休息的日常景象。这幅画是在入伍的四天后,趁着“行政时间”(admin time,军中用语:指每日军训后的自由时间)描绘下来的。

第一幅画。(PIONEER面簿)

后来,王跃胜在基本军训过程中,发现到越来越多趣事,例如扔手榴弹和进行城市战争训练的经验,让他越画越起劲,作品风格也变化多样。

“主要都是一些跟我有关,或是我感兴趣的事。我试着去捕捉那些普通人不会经历的事......或是我在半夜会做或想的事。所以画作会夹杂着既奇怪却有趣的经历。我没有特别追寻某个目标,只要能在某个时间点激起我的兴趣,我就会画下来。”

创作灵感闪现时,王跃胜会从裤兜拿出小画本、一支0.5毫米和一支0.8毫米黑色钢笔,随地而坐,花上三五分钟描绘勾勒。

如果这时轮到他参与训练,他就会暂时搁置创作,稍晚时再凭记忆完成整个作品。

(Basic Military Training Centre面簿)

(Basic Military Training Centre面簿)

(Basic Military Training Centre面簿)

过了不久,王跃胜的同袍也开始注意到他的随手拿本子作画的习惯,一些同袍还成了其中一页的“主角”。他坦言,自己画画时常进入忘我的境界,因此有时不太留意同袍正在观察他。

“他们对此十分感兴趣,也非常支持我。”

军旅画作引起网民共鸣

画作发表后,王跃胜在社交媒体上收获不少正面评价。他对此深表感激,也很高兴大家能从这些再平凡不过的画作中找到意义。

“对任何艺术家而言,其他人能深有同感并与之联系,是我认为最棒的礼物之一。”

“如果他们能在其中找到意义,从里头看到自己的灵魂,那我觉得,这是我在基本军事训练(BMT)中经历过的最特别的事情。”

王跃胜已经答应同袍们,给他们各自“拷贝”一份留作纪念。有本地网民留言表达意愿想购买他的作品,但也有人担心这些画作可能会涉及国安问题。

他会把各种问题纳入考量,未来不排除将部分作品出版成册。

“谁知道呢?也许是一本杂志,或者是一张小卡片,或者别的什么。”

从德光岛眺望新加坡本岛。(PIONEER面簿)

当被问及印象最深刻的一幅画时,王跃胜情绪上有些激动,长舒了一口气后,才选出同袍们离开军营,走向码头准备回家的一幅画。

“我认为对我们最有意义的一幅画,是那些带着些许苦楚的画作。我笔下的每个人都面对着各自的挑战。有些是情感上的,有些是心理上的,有些是生理上的。”

“不过我想,这也是件特别的经历,即使我们一些人正面临挑战,我们依然竭尽所能,克服这些事情。”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新加坡,继续关注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 继续洞见,新加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