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土著之间投资的巨大差距,是因为土著从事低薪职业的比例很高

小马知道 2021/09/29
 

最爱Malaysia,马来西亚最具新锐和深度的内容,第一时间了解最新动态。我是本频道的小编新奇小马,关注你身边的新鲜事,更关注你身边的不平事。

 

政府在第12大马计划中阐明加强土著与家庭议程中强调,会继续加强土著议程,确保不会忽略土著。

首相依斯迈沙比里指出,政府意识到与其他族群相比,大部分土著仍处于低收入和贫困群,土著与华人之间的收入差异正在扩大,比较1989年,2019年的差距已经是4倍。

“我向你保证,会继续加强土著议程,不会被忽视,这是宪法第153条款阐明,赋予马来人和土著,即沙巴和砂拉越土著的权利和特权,以及其他种族的合法利益,政府的目标是秉承大马家庭精神,实现更公平、供证和包容的社会经济发展。”

(吉隆坡27日讯)2019年土著的家庭月收入中位数为5420令吉,而华裔为7391令吉,印裔则是5981令吉。因此,2019年土著与华裔的家庭收入中位数差距为1971令吉,跟1989年相比扩大了四倍之多。

土著与华裔的收入差距比从2016年的0.74:1 ,略微扩大至2019年的0.73:1。

第十二大马计划报告指出,虽然土著家庭收入略有增加,但与其他族群相比,仍然相对较低。

至于赤贫发生率依然是土著较高,即土著为0.5%、华裔为0.1%和印裔的0.4%。

土著的赤贫率最高,为7.2%,而华裔为1.4%,印裔为4.8%。虽然土著在2019年占全国家庭总数的65.1%,但其中71.4%属于 B40低收入群体。

虽然华裔家庭占全国家庭总数的25.9%,惟其中39.2%属于T20高收入群体,19.5%属于B40群体。

另外,与其他族群相比,土著失业率最高,为40万6000人,占2020年总失业人数71万1000人的57.1%。

大多数失业的土著来自15至30岁的年龄群,即30万8700人或占土著总失业人数的76%。

由于新冠疫情肆虐,失业率从2019年的3.7%飙升至2020年的4.6%。根据2020年劳动力调查 (LFS),土著在熟练工作类别中的比例较低,为39.3%,而华人为40.1%。

与2019年的其他族群相比,土著参与特定专业工作的比例相对较低,例如会计师为8.9%,建筑师为41.3%。

同时,由于缺乏技术技能,熟读可兰经的穆斯林的就业机会仅限于非正规领域。

土著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收入分配不均、贫困率和失业率高,以及高度集中在低技能职业类别。

土著主要从事微型低附加值业务,土著企业家也高度依赖政府援助;财产所有权低和未充分利用的马来保留地,进一步反映了土著面临的挑战。

具有有效控制权的土著企业股权比例相对较低,而土著议程的传达机制仍不理想。

新冠疫情进一步影响了土著收入、财富所有权、创业精神和就业机会。

2015年,土著微型及中小企业(MSMEs)占微型及中小企业总数的39.1%,但其中大部分(82.8%)集中在低附加值产品和服务的微观层面。

土著微型及中小企业一直高度依赖政府项目和援助,例如拨款和贷款。

某些地区和州缺乏发展,限制了土著微型及中小企业的发展机会。土著微型及中小企业缺乏创业能力,而且参与供应链的网络有限。

2020 年,拥有至少一个住宅单位的土著家庭比例仍低于至少75%的目标。

由于缺乏促进收购和所有权的资金,住宅、商业和工业物业的土著交易价值较低。

2019年土著住宅物业的交易价值为264亿令吉,而非土著为400亿令吉;土著的交易价值较低,因为土著的所有权主要集中在中低成本住宅领域。

土著商业物业的交易价值达14亿令吉,而非土著则为90亿令吉;在工业地产类别中,土著交易为1.35亿令吉,而非土著为 19 亿令吉。

土著之间的财富分配差距仍然很大。例如,2020年9.5%的土著信托基金(ASB)用户拥有总股份的83%,而2015年为79%。

土著之间投资的巨大差距,是因为土著从事低薪职业的比例很高,这导致储蓄减少和缺乏投资知识。

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与你分享。 在大马,跟我混!看见真实的马来西亚,不要错过最爱Malaysia(关注一下又不会怀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