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新加坡女佣工作2个月被确诊末期,雇主无奈:医药费至少6万,如今既要探望女佣还要照顾母亲

马上就好 2021/09/26

疫情之后,由于各国边境限制,新女佣的输入比之前困难了很多。不仅如此,雇佣一个女佣所需的费用也 节节攀升

雇主不仅需要承担原本的各项费用,女佣进入新加坡后,还需要支付女佣的隔离检测费用。

雇主符女士与丈夫吴先生,希望遵循女佣意愿,送她回印尼家乡。

雇主申诉,聘女佣照顾101岁老母亲,对方工作两个月,突然腹痛入院,竟诊断出末期肝癌。

事主符女士(71岁,包装人员)向《新明日报》记者透露,高龄101岁母亲陈女士患失智症,母亲与大哥、大嫂三人住在后港组屋,需要请女佣照顾卧床的母亲。

她透露,之前的女佣工作两年后,辞职回国,因此再找了一名印尼女佣妮亚(37岁),经隔离与训练后,对方于7月6日正式工作。

“女佣有工作经验,照顾母亲得宜,但本月15日,女佣申诉肚子疼,大嫂发现女佣脚肿与肚子隆起,赶紧带她去诊所检查,发现不对劲后立刻送院。”

她表示,女佣被诊断出末期肝癌,癌细胞扩散到肺部,情况不乐观,住院前两天入院加护病房后,转到普通病房,虽意识清醒,但非常虚弱。“医生指女佣无法开刀,只能靠药物稳定病情。”

对此,符女士与家人感到震惊,不仅奔波探望女佣,还得另寻女佣照顾母亲。

“我大哥78岁,大嫂也70岁,能力有限,难以照顾母亲。”

符女士的丈夫吴先生(76岁)表示,女佣无法搭飞机独自回国,需乘坐医疗专机,也需要医护人员照顾,否则会有生命危险。“女佣住院费目前已累积了1万2000元。”

女佣代理经理朱丽兰则说:“专机费用约3万2000元,加上医药费等等,预计要至少6万元。”

费用至少6万元 望获保险理赔

吴先生透露,女佣从医生口中得知其身体情况,感到难过,表示希望可回到家乡。

他说,通过女佣中介得知,虽然雇主替女佣买了保险,但保险经纪指投保一年内,不赔已有病症(Pre-existing Conditions),为此也感到不知所措。

他前天亲自向保险经纪再次询问,对方表示待保险公司收到院方有关女佣报告后,再做审核。

“我希望有转机,保险公司可做出理赔。”

女佣暴瘦15公斤

女佣原本体重55公斤,如今暴瘦,只剩约40公斤。

朱丽兰说,女佣妮亚来自印尼泗水,已婚并育有两名孩子,分别是11岁儿子与7岁幼女。

雇主符女士表示,当初女佣在家工作时,大嫂已经察觉女佣越来越消瘦,但女佣毫无提及本身的身体情况。“我们也希望通过众筹,为女佣筹集费用。”

中介:入境时体检报告没问题

女佣代理经理朱丽兰说,人力部规定,雇主需承担女佣医药费,所以需为女佣买保险,减低风险。她说,但如今如无法理赔,对雇主不公平。“虽有上述不赔条款,但女佣在入境本地时,体检报告都没有问题,才可以在本地工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