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新加坡规定食客自行归还托盘后,为何小贩与清洁承包商争执不休?

马上就好 2021/11/12

一些小贩申述,本地食客如今都会归还托盘,清洁工人的工作量必定大幅减少,应该考虑调低清洁费用。(海峡时报)

立意良善的归还托盘和餐具规定,从9月1日强制推行至今已两个月有余。除了“不清理就罚款”的这一做法引起部分民众心理抗拒外,计划大体上收获不错成效,小贩中心确实干净多了,国民素质也似乎得到提升。

然而,这项规定后续所产生的一些“小问题”仍须当局着手逐一改善。

例如,清洁工来不及清理托盘归还架是否考虑多增设些站点、收集站太远是否为难了年长者等等。如今,归还托盘计划的后续问题还多添了一笔:

一些摊贩向媒体申述,既然食客都会遵照指示乖乖归还托盘,清洁工的工作量想当然尔减少了许多,那清洁承包商是否应该跟着调低清洁费用?

这几个星期以来,本地也由此出现了不少清洁承包商和摊贩为了清洁费的多寡而据理力争的事件。双方各执一词,都认为自己吃亏了。实际情况到底如何?

淡滨尼天地小贩中心。(海峡时报)

清洁承包商:清洁工作不减反增

据《海峡时报》报道,受访清洁承包商都不约而同地表示,虽然当局已立法规定强制归还托盘,但清洁工人的工作量并没有因此减少,反而还须将不同碗碟重新归类、额外清洗托盘,工作量甚至不减反增。

清洁承包商Perfection General Services的总经理Vincent Goh透露,去年疫情暴发以来,他向小贩收取清洁费时就面临诸多挑战。

去年,该公司负责清洁的小贩摊位一共拖欠总计6万元的清洁费。到了上个月底,小贩们赖账数额更是达到26万元,让Vincent Goh有苦说不出。

“小贩们都会推脱说生意不好。有些人说自己感染了冠病,或者必须在家隔离而无法开门营业。我最新得到的借口是,既然法律规定食客须自行归还托盘,那就不需要清理托盘的服务了。”

牛车水大厦小贩中心清洗托盘的Perfection General Services清洁工人,据承包商说,以往不必特地进行这道工序。(海峡时报)

据悉,Perfection General Services负责牛车水大厦小贩中心226个摊位的托盘和桌面的清洁工作,每月收取205元至480元不等的清洁费用。Vincent Goh解释道:

“食客把托盘放回托盘归还架时,只会把托盘堆叠在一起。很多时候,那些没吃完的残羹会从碗里洒出来弄脏托盘。我们现在还要多做一份工,清洗所有托盘,再返还给摊主。”

在环境局和牛车水大厦小贩商联会的调解下,Perfection General Services总算在本月收回约6万元的欠款,但仍有大部分“烂账”还未追回。

上个月,一名负责马林百列、友诺士等四个小贩中心的清洁承包商Tee Kek Ling(76岁)也投函《海峡时报》,说出清洁行业在疫情下面临的苦楚。

2021年10月25日《海峡时报》读者来函。(海峡时报)

他指出,公司聘请的清洁工人大多是年迈、轻微残疾或来自弱势家庭的本地人,通常不具备专业技能,只能做些简单劳作并依靠微薄薪金养活自己或家人。

禁止堂食期间,政府对小贩倾囊相助,但却忽略了同在一个屋檐下的他们。如今小贩们搬出营业额不佳为理由来拖欠或不打算支付清洁费,这些清洁工该如何生存?

小贩:工作量变少,没理由还要支付清洁费

《海峡时报》访问的小贩们却对此不以为然,对清洁承包商的说辞提出质疑。

牛车水大厦小贩中心的客家咸茶与酿豆腐老板Michelle Yee(37岁)认为,清洁工人现在无须到处收拾碗碟,他们没理由需要支付托盘清理费用。

记者尝试说明清洁工人已转换流程,换作分类碗碟和清洗托盘,也要擦拭桌面,仍有一定的工作量,这名摊主否定了这项说法。

“我也没看到有多少个清洁工人来清理桌子,清洁费真的应该降低。”

中峇鲁小贩中心。(海峡时报)

全岛目前有110个由国家环境局与指定经营者管理的小贩中心。

其中,约80个小贩中心雇用清洁承包商来进行清理托盘和桌面工作,合约内容一般由各小贩商联会来接洽,每月费用则由各摊位直接支付。其余小贩通过环境局聘请和支付清理费用。

环境局答复《海峡时报》询问时说,小贩中心依旧需要清洁工人擦拭桌子和定期消毒,并进行碗碟归还架分类清理脏碗碟的工作。

“冠病疫情期间,清洁工人的需求实际上增加许多。”

今年5月中旬至8月,政府已给予小贩摊主三个月半的免租优惠,协助受封锁措施影响的业者度过疫情难关。环境局还同时提供了三个月的座位清洁和中央洗碗费补贴,小贩也收到了500元的一次性补助款。

这些援助虽能缓解小贩的燃眉之急,但从长远看,似乎无法完全抵消因防疫措施收紧而“伤得太重”的现实。小贩处境艰难,清洁承包商又何尝不是?

归还托盘而闹出的金钱纠纷,还得仰赖当局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