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没有马来西亚,新加坡也就不是什么发达国家?

马上就好 2021/11/02

自上世纪70年代发现石油以来,靠着充沛的资金,马来西亚实现了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的经济起飞。

在这个时期,马来西亚开始摆脱种植业作为经济火车头,展开工业国的脚步:“国产车”成为马来西亚的主流交通工具,是国民的光荣,而槟城头顶“东方矽谷”的美誉,成为美国的岸外半导体制造中心。

这时,掌政的首相马哈迪更是提出了宏愿2020计划:到了2020年,马来西亚要在经济,教育,科技,社会等方面建成一个完全发达国家。

然而这宏大的愿景如今看来已是泡影,那么是什么原因拖垮了欣欣向荣的马来西亚?马来西亚为何终究建不成发达国家?

F1马来西亚站,因为经济不景气现已停办

没有马来西亚,新加坡也就不是什么发达国家

有这么一句话,幸福都是对比出来的,或许有些片面,但并非虚假。对于如今的新加坡人来说,马来西亚的作用除了提供淡水以外,就是时刻提醒自己在新加坡生活多么幸福。可对马来西亚人来说,新加坡的存在却截然相反。

因为在1963年,相继脱离英国殖民统治的新加坡、英属砂拉越和英属北婆罗洲,与之前独立的“马来亚联合邦”,合组“马来西亚联邦”,又称马来西亚。但到了1965年新加坡就被迫退出联邦而独立,形成了现在的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两个国家。

那时的新加坡是带着屈辱和害怕离开的:没有人相信新加坡离开马来西亚联邦会存活下来,但新加坡做到了,靠的是李光耀,也靠的是150万吃苦耐劳的华人。

在1964年,马来人口占马来西亚全国人口比重为四成,而华裔(含新加坡)占四成二左右。

现在马来西亚的华裔占全国人口比重只剩下两成三,仅2019年,移民海外的马来西亚华裔就达到100多万人。预估到了2030年,马来西亚华裔占全国人口的比例更是将下降到19%左右。

那么大马华裔都去哪里了?最大的原因就是移民,而马来西亚华裔首选移民目的地就是邻国新加坡。

“混得好的华裔都移民去新加坡喽。”毫无疑问的,兜里揣着钞票,受过良好教育的华裔选择移民,最终是穷了马来西亚,肥了新加坡。

华人是“二等公民”,却掌握国家经济命脉

马来西亚建国伊始就确定了马来族裔至上的政策:马来人是马来西亚的主人,华人和印度人是马来西亚内部的重要少数种族,但却是承蒙马来人的恩惠才享受到如今一切。

1969年五一三事件爆发,由于此事件涉及敏感的“种族和谐”问题,所以在以后的大马成为了禁忌地讨论话题,留下唯一的解释是不平等的经济纠纷:在马来西亚独立后,人口占少数的华人拥有全国 97% 的经济影响力,人口为多数的马来人年却只占有 2.4%。

为了改变这“不平等的经济关系”,马来西亚国会修订宪法,并将“马来人至上”的种族保护主义纳入宪法第 153 条,成为刚性条款,明文规定马来人拥有优于其他各族群权利。

为了缩小马来人同华族的经济差距,政府给与马来人经商极大的优惠甚至是直接的财政补贴,而华人开办公司则各种苛捐杂税、繁琐程序,有些华人企业还被要求马来人必须占有一定股权或者雇佣一定数量的马来人且不能辞退。这换句话说就是用华人的钱补贴马来人。

马来西亚政府还加码禁止华人和印度人经营军工、交通、电力等重要行业。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但在马来西亚是马来人优先决定政治体制,根据数据显示,在马来西亚华裔公务员占公务员总数只有6.9%,而上文提到了华裔占马来西亚总人口数的两成多。

在文化教育方面,马来西亚在废除英语作为国家官方语言后,不顾其他族群的反对,强硬推动马来语成为唯一官方语言,所有国立学校都必须使用马来语,停止对华文学校的财政拨款。

虽然大马华人以保留民族文化为理念,靠着华人资助办学教书,但学生拿到的毕业证书却不被政府承认,而且马来西亚高校不是依据成绩高低,而是依据族群人口比例录取学生。

所以许多成绩优异的华裔生在马来西亚没有大学可读,新加坡却乘机推出一揽子计划,成绩优异的华裔生在新加坡读书学费全免。

可即使这样,也并没有阻挡住勤劳的大马华人致富的脚步,自1957年独立以来,在马来西亚富豪榜上百分之七十以上是华裔,华裔企业掌握着这个国家的经济命脉。

事实上,马来西亚只有10%的公民纳税,而华裔占了其中的80%至90%。

失去华裔,马来西亚终究建不成发达国家

君之视臣如手足,臣视君如腹心,世上的事从来都是人心换人心。在上个世纪70年代马来西亚经济逐渐崛起之时,为了挣钱华人能够忍受不公和歧视。

然而到了1990年代,随着日本经济出现停滞,与日本息息马来西亚经济也遭遇到了极大的危机。

随后1997年亚洲经济危机爆发,整个马来西亚经济更是陷入到绝境。政府财政面临枯竭。养尊处优的马来人拿不到补贴走上街头抗议,手里握有财富的大马华裔自然就沦为了鲁迅笔下的“孺子牛”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本来就难以维生,却还要缴纳高昂的赋税。

面对国家遭到危机,华裔自然难说共赴危难,选择离开这片国土就是最好的选择,而这对马来西亚来说才是最大的危机。

从1000到10000美金的这段时间里,韩国用了17年,日本用了15年,中国用了18年,而马来西亚用了34年。

在1977年代,马来西亚的人均GDP就突破1000美金,而前后脚韩国的人均GDP也突破1000美元。在2005年中国人均GDP才到2200美金,而马来西亚人均GDP达到8800美金,这时韩国人均GDP已经到达1.94万美金。如今中国人均GDP已经超过马来西亚。

吃苦耐劳,重视教育的华人选择离开对马来西亚的打击是巨大的!马来西亚失去了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本土的马来人安然地享受着国家政府的补贴,秉着多生多育的观点,一个马来家庭至少都有五到六个孩子:教育那是政府的事,而不是家庭的事。

事实上马来西亚还必须干着出口国内优质石油再进口劣质杂油的生意来赚取差价补贴马来人。

有识之士谋求改变,但仍旧难以实行

经济上的巨人,却是社会上的二等公民,马来西亚华人改变现状的意愿有但并不强烈,毕竟大马的隔壁就是新加坡,只不过这苦了中下阶层的华人。

而在马来族群中,两极分化的趋势则越发明显,面对大马经济难见起色,一派人将矛头继续对准华裔,更有马来高官会恶狠狠地喊话华人首富郭鹤年:“别那么贪心,留点东西给可怜的马来人,别抢完!”

郭鹤年

在大马社会内部因为危机产生对华人的持续攻击之外,也有像大马前司法部长扎伊德表态力挺:“华人是少数,但是他们为这个国家上缴了绝大多数的税,他们是真正的爱国者。”更多理智的马来人也开始为华人和其他民族发声:“马来西亚应该属于全体马来西亚人。”

这是马来西亚马来族群的一封贴文

可这样少数的声音终究还是被淹没,因为马来西亚马来人占据绝对的多数。马来人的生育率达到3%,而华人总和生育率降低至1.2,远低于2.1的人口更替水平,更别提每年还有几十万的华人移民。

接近一个国家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发展经济,而一个国家总有这样那样的问题阻碍经济发展。这是一个死循环,而现在马来西亚似乎看起来一时间挣脱不开这个枷锁。


用戶評論